脊椎矯治的安全性

每每有人提問"矯正脊椎會有風險嗎? 會中風或半身不遂嗎?" "電視或電影裡演的脖子或腰一扭人就癱了是真的嗎?" "醫生叫我別去整脊,説這完全沒幫助還可能把情況弄糟,可是我試了他的治療建議似乎也沒有比較好?" 台灣在這方面的資訊實在是相當的封閉,大多數的人試著在網路上得到答案,但是,你確定得到的資訊是正確的嗎?人云亦云是你要的答案嗎?

 

最初引起大眾關注的脊椎矯正事件是九O年代在加拿大發生兩名病人在頸椎矯正之後中風死亡,媒體報導頸椎矯正(cervical adjustment)與中風的關聯,認為頸椎矯正會造成頸部動脈脫落,血栓順血流至腦部引起中風,這一類的中風稱之為椎骨動脈剝離中風(vertebral artery dissection stroke,VAD),因此開始一連串有關頸椎與這類型中風的研究。通常 VAD的病人好發於30-50歲的年輕族群,其中又以女性居多(女:男=3:1)。剛開始通常是感到頸部疼痛,這是由於頸部血管剝落的前兆,在數天甚至是幾年後之後,由於血塊脫落後流至腦部,開始出現神經系統方面的症狀,例如頭暈、 噁心想吐、視覺問題、肢體感覺異常、力氣變弱…等等。

 

什麼樣的人會有VAD呢?這是屬於相當罕見的中風型態,目前大多數的病例都是屬於原因不明自發性的頸部動脈脫落,至於由外力造成例如車禍、頸部外傷、摔傷所造成的VAD案例更是少之又少。這些證據顯示一般正常動脈是極富彈性,不太會容易因為外力的扭轉而傷害。然而,在某些特殊結締組織疾病的遺傳疾病中例如馬方氏症候群(Marfan’s Syndrome)、成骨不全症(Osteogenesis Imperfecta)、愛娜妲奴症候群第四型(Ehlers-Danlos Syndrome type IV)……等,會造成先天性的血管壁脆弱,這些是屬於高危險群。另外由於VAD 好發於秋季, 另一個研究認為可能與呼吸道感染造成血管局部發炎,因此使血管壁脆弱。此外,同型胱氨酸(Homocystine)這是在血液中的一種氨基酸,也是一個心血管功能的指標,血液中增加這種胺基酸代表著增加心血管疾病的風險,營養不良者與酗菸酒者大大的提高血液同型胱氨酸濃度的機會。

 

然而,有什麼確定的危險因子可以在頸椎矯正之前篩選出VAD的高危險群嗎?霍爾德曼(Haldeman)等人在2002 Spine期刊中發現,在他們所有的64個VAD個案當中,經過血管攝影之後發現完全沒有粥狀動脈硬化的現象,因此以往認為以高血壓、糖尿病、抽煙…等等來認定高危險群的篩選似乎並不適合;而在這64個案當中,有27位個案在頸椎矯正前,由醫師作一些簡易的骨科測試,來篩選是否有頸部動脈問題,然而測試過程中沒有任何一位個案出現任何問題與相關警訊。其實早在2000年JMPT 醫學期刊中,麗其特(Licht)等人認為以往所用來測試血管問題的測驗(將頸部上仰旋轉至極限),在臨床上並不具實用性,無法篩選出真正頸部動脈有問題的病人,另外在醫學期刊JMPT2002年由Symons等人所發表關於頸椎調整(cervical adjustment)造成的頸部動脈的壓力關係中發現,頸椎矯正對頸部動脈造成的壓力比正常簡單的轉頭活動還要小,頸椎調整所造成的壓力甚至還不到足以造成傷害壓力的1/9。其實當筆者還是學生時,簡易的高危險篩選測試在學校都曾敎過,但是卻不建議在臨床使用,理由是這些測試實際上對血管造成的壓力已比實際上頸椎矯正時還大,足以造成有問題的血管脫落引起中風。

 

在最新2008年二月份Spine醫學期刊由卡西迪(Cassidy)等人於加拿大經過長達九年的追蹤研究818個VAD個案,發現有VAD的病人發生中風的機率,與頸椎矯正(cervical adjustment)並無直接關聯。研究發現VAD發生機率在看脊骨神經醫師(Doctor of Chiropractic)之後呈現正相關,然而同樣類似的正相關也發生在VAD病人尋求一般家庭醫師的診治。這結果解釋了VAD是自發性的,病人因為剛開始的脖子痛、頭痛等中風前兆而就醫,這群病人當中不論是尋求家庭醫師的治療或尋求脊醫師治療者。最後發生中風的機會均等,並不因為是否接受頸椎矯正與否而提高中風的危險性。如同前面所提,一般簡單的頸部活動所造成的壓力比實際矯正頸椎時大,一般的頸部檢查、頸部X光擺位攝影、仰頸活動、游泳換氣、瑜珈、用脖子夾電話、仰躺於美容洗髮椅上,都可能造成早已經有問題的血管剝落引發中風。以下一些研究統計數據提供參考:

 

事 件 機 率
 
由專業脊醫師做頸椎矯正所造成嚴重後遺症 1:2,000,000
(部分研究甚至認為機率更小
1:5,000,000-10,000,000)
在美國搭乘航程3小時以上大型客機、墜機死亡 1:2,000,000
被閃電擊中死亡  1:2,000,000
 
 
開車35哩發生車禍死亡
 1:2,000,000 
開車1/2哩發生車禍受傷 1:2,000,000
使用止痛藥造成腸胃出血死亡 800:2,000,000
脊椎手術死亡率
 
1400:2,000,000
頸椎手術死亡率
 
800-2000:2,000,000

 

一篇由西醫群 (Medical Doctors) Licht, Christensen, Hoilun-Carlsen 等人發表於2003年JMPT的醫學報導原文中指出:“...The fear of CVAs seems greatly exaggerated, considering the low number of reported cases compared to the amount of treatment given and in view of the higher rate of complications with many generally accepted treatments.It is tempting to speculate that the widespread fear of cervical manipulat-ion within the medical profession is more a political than a factual one”"在考慮接受頸椎矯治的數量與實際鮮少發生中風的個案,以及比較其他目前廣為大眾接受療法(藥物/手術)的較高後遺症發生率,對於頸椎矯治造成中風的恐懼似乎被過分地誇大,可能是作為政治上(打壓)手段而非實際醫學研究結果的事實。"


比起止痛藥與手術,非侵入性的脊椎矯正治療不但有較低的風險,對於肌肉骨骼系統所引起的疼痛,也有相當不錯的治療效果,是相當安全的治療方式。在2007 JMPT醫學期刊中由魯賓斯坦(Rubinstein)等人發現:頸椎矯正(cervical adjustment)對病人臨床治療的利益遠遠大於可能潛在的嚴重後遺症。由受過訓練的脊骨神經醫師(Doctor of Chiropractic)操作下,是相當安全有效的。


至於腰椎矯正的安全性,根據2002年發表於Annals of Internal Medicine的醫學期刊指出:在目前截至今日根據73 份的不同臨床實驗研究與追蹤,並無因脊骨神經醫師(Doctor of Chiropractic)矯治脊椎而導致馬尾症候群(Cauda equina syndrome)造成下肢癱瘓的案例。要造成一般正常的椎間盤破裂或者突出所需要的力量遠遠大於一般腰椎矯正所使用的力道。然而,對於已經突出的椎間盤,即使是日常生活的小動作可能使情況惡化如咳嗽、打噴嚏、彎腰、搬東西等等。因此若是不當的擺位與矯正是也有可能會使情況惡化,因此並不建議採用側躺旋轉式徒手矯正腰椎的手法(此為一般民俗療法業者最常見到之調整手法)在椎間盤突出的患者上,而改採用其他較為溫和的脊骨矯治手法。


脊椎矯正需要由專業的醫師問診評估後執行,畢竟有些情況下是不適合皆受脊椎矯正療法的。一篇發表於神經醫學期刊(Journal of Neurology, 2006)的評論中題及在德國頸椎矯正與中風的關係中發現,雖然頸椎矯正引起中風的機會極低。但是值得注意的是研究中的36個中風個案中曾由專業脊骨神經醫師(Doctor of Chiropractic)矯治過的個案為4名(佔11%),而曾由骨科醫師(50%)、物理治療師(14%)、內科醫師(6%)、神經科醫師(3%)等西醫體系的矯治而中風的比例竟高達73%。作者認為除了可能該國脊骨神經醫師不足,導致由其他醫療專業也投入實施頸椎矯正之外,其中一項重要的原因可能就是其他醫療專業在這脊椎矯正方面訓練與實習時數不足所致。根據WHO脊骨矯治安全規定,非脊骨神經醫學院畢業之其他科別醫師可經由相關脊椎矯正訓練課程、並在監督下見習與實習時數達2200小時後始可為之"。民眾尋求脊椎矯治療法時一定要慎選有完整學經認證背景的專家。

 

文:張軒彬博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