脊骨神經醫學的效益與美國政府的重視

由美國脊骨神經科醫師國家檢定委員會(National Board of Chiropractic Examiners, 簡稱 NBCE)在2003年做的一項問卷調查,美國求診於脊骨神經科醫師(Doctor of Chiropractic簡寫D.C.)的幾項理由發現:多數患者主要是因脊椎方面的問題前來求診,其他例如肢體疼痛問題。還有一部分是屬於保養健診(Wellness Care),這如同牙醫師的例行性檢查。少數胸、腹痛或其他非肌肉骨骼系統相關的疾病如氣喘、經痛、嬰兒腸絞痛、發展遲緩…等等。


 

由Haldeman在 2001年發表的學術文章中指出:脊骨神經醫師提供立即的、低花費、低風險、非侵入性的有效治療。一篇2004年由西醫Richard Sarnet,MD與脊骨神經醫師James Winterstien,DC共同研究發表於JMPT的研究報告表示:脊骨神經醫師的確有能力也有資格成為第一線主要的醫療提供者。研究中以脊骨神經醫師做為第一線的診斷醫師(Primary Care Physicians,簡稱PCPs)配合其他的西醫搭配治療。研究從1999至2002為期四年的研究發現:以脊骨神經科醫師為第一線診斷醫師(PCPs)能有效的減少醫療支出同時保有較高的病患滿意度,而後續總共長達七年的追蹤更有驚人的發現:

 

 四年追蹤七年追蹤
住院率 減少43% 減少60.2% 
住院天數減少58.4%減少59.0% 
 手術或其他可避免的醫療程序減少43.2% 減少62.0%
藥物支出 減少51.8%減少85%

 

作者群在這篇報告中認為“這一種不用藥以及不動手術的醫療方式顯著地減少醫療支出,而且還同時保有高品質的醫療水準。然而,之所以有這樣子的非凡的結果,並不是因為脊醫否定病患需要藥物或手術的必要性而減少醫療支出,而是脊醫多以預防醫學方式的看診方式所致。”該研究給予美國政府信心,因此脊骨神經醫師也進入美國的軍醫院系統開始測試融合整體醫療的擴大效益也配合各脊骨神經醫學院實施大規模建教合作計畫。

 

其它研究如2005年 Nelson等人在 JMPT發表脊醫模式治療背痛或頸椎痛的患者,有顯著效降低病患住院治療、開刀率、使用進階影像攝影(電腦斷層或核磁共振)的比率。

 每次背痛每人背痛每次頸痛每人頸痛 
手術 -32.1%-13.7%-49.4%-31.1%  
進階影像檢查 -37.2%-20.3%-45.6%-25.7%
X光攝影 -23.1% -2.2% -36.0% -12.5%
住院治療 -40.1% -24.8% -49.5% -31.1%

 

2004 年內科醫學文獻(Arch Intern Med) 指出有包含脊醫保險制度的民眾,在整年度各項醫療支出都比未有脊醫保險者低:

 有脊醫保險者無脊醫保險者 減少(%)
年度醫療總支出(美元)1463167112.4
X 光(次/1000人)17.5 22.722.9
手術(次/1000人)3.34.831.3
住院(次/1000人) 9.3 15.640.4
核磁攝影(次/1000人)43.268.937.3
每次背痛發作之醫療費用(美元) 28939927.6

 

2004年Phelan等人研究受傷工人由西醫與脊醫治療模式也有類似的發現,該研究指出接受脊醫治療者節省醫療支出之外,返回工作所需的時間也較快。其他類似的研究多的不勝枚舉,

例如
 

  • (一) 1989年Marjorie等人發表於JMPT 的研究指出:由脊醫(DC)治療的工人返回工作崗位所需的天數較西 醫(MD)與整骨醫師(DO)快,可降低勞保成本。
  • (二) Jarvis發表於1991年職業傷害醫學雜誌指出醫藥學的患者在腰痛治療的費用上為脊醫患者的10倍。
  • (三) 1995年 澳洲對勞保給付的研究調查指出,由脊醫的醫療支出比西醫低($299.65 VS $647.20)。
  • (四) Medical Care雜誌於1996年所做的報告應用了6183位患者的醫療保險支付資料來做分析。結果指出脊骨神經醫學在腰痛治療上較醫藥學的醫療具經濟效益。此報告並推薦醫療保險機構多加應用脊骨神經醫學來減少其經濟負擔。


過去數十年間,有關脊骨神經醫學治療病痛的研究不斷地暴增。除了已存在二十多個年頭主要由脊醫編審的JMPT醫學期刊(Journal of Manipulative and Physiological Therapeutics)之外,現在光是北美地區就有數十個相關的醫學期刊發表脊骨神經醫學的研究。不但擺脫以往被認為脊椎矯正沒有醫學根據的指控,而且許多一流的研究也不斷地在各種不同類型的醫學期刊中發表,例如許多世界指標性的醫學期刊:The Journal of the American Medical Association(JAMA)、The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Spine、Annals of Internal Medicine...等等,都有脊骨神經醫學對病患效益的研究。這些高品質、客觀、公正的醫學研究更是讓脊骨神經醫學專業蓬勃發展的原因。

 

值得注意的是Meeker於2000年的研究報告中引用一份 1998發表在JAMA的問卷報告發現:受訪的 117所美國西醫學院(Medical schools)當中,高達64%的學校提供所謂的補助與另類醫學(complementary and alternative medicine,簡稱CAM)的相關課程。研究中特別提到美國人尋求非傳統西醫治療的就診人次當中,有將近三分之一是接受脊骨神經醫師的診治。不斷湧現的研究數據、民眾的接受治療的滿意程度、還有連較封閉的西醫系統也逐漸開始接受相關知識...等等。這些證據更讓美國國會肯定“補助與另類醫學(CAM)”(包含脊骨神經醫學)的效益與重要性。因此,美國輔助另類醫學中心(NCCAM)所核發的預算開始快速逐年增加,從2000年的7780萬美金增至2010年的超過 1億2700萬美金,且仍然持續逐年在增加當中,(美國衛生署NIH 網頁可供查詢)以增加專業人員的養成和從事相關的研究。


文:張軒彬博士